哑音未阳

嗯,这里
脑洞/偶尔画画/交流能力神级障碍/
目前有几个手写稿/懒的输ing
吃各种cp/如有推荐会去看一下
扩列吗各位

一个黑言情故事

——新人,有不足之处请多指教
——虽然应该不会有,但还是禁止转载

他认识这个女孩两年了,也默默关注了她两年。女孩懵懂,一直追寻着另一个男孩的脚步。 如今这个女孩终于回头注意到了他,她说她喜欢他。
这就是个普通的言情小说,男主和女主历经磨难,变故终于认清自己的心,相爱着,在一起了,皆大欢喜。
这本应是这个故事的结局。

“很高兴你愿意来这里...很久没有人来过了,很乱,抱歉...”前方传来幽幽的低语,丝毫不复女孩对朋友的过火热情。
“没关系啊,我说了,我喜欢你。你很可爱,你的性格我挺喜欢的。”男孩轻松的摆了摆手,但是他感觉到了愈发的不对。
他走在去她家的路上,她在前面带路。
路是一条小路,很长,蜿蜒着不知通向何方。路边没有鲜花,甚至连基本的灌木也不曾看见。路旁只剩几株张牙舞爪的枯树和一片一片的荆棘,纵横交错地霸占了这个路面。
这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女孩子家应该住的地方。
就算是他动作灵敏,也不小心被划出了几道伤口,更何况前面动作笨拙得多的女孩。
“小心!”
眼看女孩就要被前方的枝杈绊倒,男孩赶紧拉了一把。
随即他便收到了女孩感激的眼神。女孩的身上此时已经布满了血痕。
他有点担心,却只见女孩笑了笑,一副轻松的样子,“没关系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”

路的尽头,天空已经变得灰暗,一座古堡,摇摇欲坠地立着。
推开沉重的大门,发出一阵刺耳的“吱呀”声,紧接着是碎玻璃零零散散的撞击声。古堡里华丽的吊灯摇晃着,撒落着细碎的玻璃渣,没有发出一丝光 ,只有开门时拉开的光条照映着暗红的地板,夹杂着几块白斑。
古堡里烟尘缭绕,令人只觉一阵窒息,其中混杂着消毒水的气息与浓重的血腥味,还有各种各样说不清的甜腻的气味。
“请,在此坐一下吧。对不起...我这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...”女孩低着头,垂下眼帘,一只手指了指角落里一个干净的沙发。
“没关系,不用在意这些,只要是你的,我都能接受的。”男孩微笑着看向女孩,倒在了沙发里。
沙发柔软,外形可爱,刚坐下时,好像被它环抱,温暖,不禁让人沉迷。
“请稍等一下,我...我去准备些东西...”女孩红着脸,慌张跑向古堡更深处的黑暗。

男孩沉迷于身周温柔的触感,渐渐沉沦,甚至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他看到女孩的美丽,他感受着女孩特有的温和。女孩站在他的身后,手臂轻轻环绕着他。
还有谁比他更幸福呢?
男孩在不知不觉间已然忘却了来路的荆棘,忘却了阴森的古堡和充斥着血腥味的空气。
有什么关系呢?现在他在这里,女孩也在,他们够温暖了,不是么?
有这样的幸福,何必再纠结于恐怖的古堡呢?

忽然,一阵刺痛从男孩背后传来,紧接着是浑身各处,不断蔓延开来。
男孩猛地站起,眼神定定地看着沙发,往后退了数步。
“怎么了...为什么不多坐一会。”女孩站着男孩身后,眼里是害怕,是担忧。
“啊...没什么,没关系的...”男孩讪笑着,向女孩挥着双手。却在看见女孩模样的那刹愣着了那。
女孩苍白着脸,身上是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。男孩抓住了她的手臂,却见女孩的伤口飞速愈合的同时,又生出了更可怕的伤口。
鲜血伴着些许皮肉落下,在地上溅起妖艳的花。
——曼珠沙华
传说中的彼岸花。

女孩向男孩伸出手,——颤颤巍巍,小心翼翼——然而越靠近,却见更深的伤口。
男孩捂着嘴,脸色泛白,双眼瞪大看着眼前的场景
——全然病态的女孩,毫无血色的女孩,正在受伤的女孩...
他曾经深爱的女孩!
然而看着她伸来的手臂,他却只感到可怕。


赶紧逃
僵硬地退后了两步,本能的,男孩转身迅速跑开。一切荆棘险阻消失了,离开的路平整宽敞,在路口,他甚至看见了圣光。
鲜花、阳光,他从未如此怀念过它们。
他没有回头,径直离开了。他已经看到了他的家,简陋却温暖。

古堡里,女孩的伤口慢慢的愈合了。又一卷白色的绷带染上鲜红。
男孩没有听到她的呼喊,因为它尚未喊出
——不要抛弃我!
女孩又多了一道伤疤。
女孩无法阻止男孩逃开,她只是望着男孩的背影,直至再看不见,就望着窗外。
“果然,永远不会有人喜欢我的。”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哑音未阳 | Powered by LOFTER